|。・・)っ

主推D5的小号,暂时推主播圈,推不动游戏。



❤爱丽和蒹葭,你粉这两个我们就是朋友。



老年冷cp圈,严重杂食慎关。




写的所有有关真人的文,请勿上升真人。

【蒹爱】一夜情

*  车警告,恋爱甜度爆炸的沙雕文哈哈哈



*  蒹爱无比适合甜文,年下攻❤

上篇


>>>>



00.





翻好事先准备的用品,将领带弄得歪歪扭扭故作痞子式地勾起唇边的幅度,将衣领整理好抹上淡淡粉红的口红,说实在的蒹葭并不喜欢口红,只不过他要装作擅长撩人的模样去阻击他今晚的对象,作为新革命主义他需要一个证明能够做出实践举动的人,这次的相亲令他刮目相看的就是,对方是个男的。



目标是一个学生,据说此人常在海底捞出没有人喊着象拔蚌他还小声逼逼不知道说什么,蒹葭确认象拔蚌是一类暗号于是潜入了海底捞决定看看自己的相亲对象的脸蛋,以免单凭他轻微颜控的问题他就能飞速逃跑并且跟自己亲爱的母亲说他想离家出走,对方身着着件白衬衣加上漂了白的破洞牛仔裤,令人艳羡的是那双长腿,细长直,蒹葭蹲在门口看着那双腿下意识咽下了口水,行吧,这家伙居然比他还高,脸看上去并不比他大多少颇有种少年风的帅气。



该死,这个相亲竟该死的甜美。



>>>>



02.




初次见面不知道说什么的话真想亲两口自我介绍一下。



可怜弱小还无助他觉得这样估计会获得一个拳头,蒹葭终于等到了对方准备去赴约的地方了,他随手打了辆车决定飞速赶往约会地点,原本爱丽打算早点去的,可惜看到了海底捞里边的象拔蚌他沉默了许久,说了句



“杀了吧。”




象拔蚌的名字他先抢要了。




>>>>



03.




爱丽该怎么说,到了相亲地点时看着自己相亲对象在卸妆,准确来说是越弄越糟糕,那手帕也不知道遭了什么罪五彩缤纷都齐了,爱丽礼貌地敲了敲桌子看到对方那张不知该怎么形容的脸下意识说了句卧槽,蒹葭刚以为服务生吓得手上的镜子啪嗒地掉在了地上,他在玩蛇。


他本来想是给对方留个好印象把那些多余的妆给卸掉的,毕竟看起来有点娘们,可惜他忘了一件事



——他不会卸妆。



左搞右搞事情没扮好越弄越惨,他只觉得自己从深山出来带着泥土的清香枯叶的惨淡都在他脸上了,一着急就想哭,一哭妆就化,化了更像鬼。



爱丽拍拍他的肩膀还以为对方是被迫相亲的,他本来也没有想着相亲,现在他这个年纪还在追求着什么呢,追求刺激以及床上的事,刚成年着急什么相亲,他还想着应付了事的,没想到对方可能也是这个理,他心宽了决定好心带对方卸妆,蒹葭那是一个委屈巴巴到了卫生间照着镜子,看着那张脸更怂了,爱丽翻着百度百科的内容读着偶尔伸着手帮着对方,搞完之后蒹葭终于看着自己那张胶原蛋白的脸终于可以直视对方了,他的小虎牙从露出笑容时就没少过,爱丽也由衷夸了句长得,真可爱。



蒹葭,酷哥,保持了沉默。




难道要他把对方按在墙上问他帅不帅吗。




>>>>



04.




爱丽吃着嘴上的东西不时点餐需要用英文时,他清了清嗓子用独特的狗里狗气的风调给对方念了个「惊喜」并且「谢谢」,服务员听得一愣一愣仿佛脑补在云朵之上,他仿佛梦回考场,客人在考验他的听力,此后少有服务员捧上英文菜单过去了,蒹葭立起了大拇指,真巧,他也不懂英文,并且,也听不懂,甚至觉得对方真心牛批,不愧是他看中的人,英文都那么好。



蒹葭一张娃娃脸爱丽还真不敢肯定年纪,说实在的是他朋友多管闲事想要帮他搞个人一起过夜,说不找情侣至少睡一觉也行啊,宿舍就他一个单着,爱丽应了句嗯嗯额额就同意了哪里想到那个沙雕朋友给他介绍的是男生,后悔都来不及的直男在风中凌乱时走来时朋友还开心地跟他说




“今晚就是你的新生之处了,别忘了答谢我,说真的,红包就好。”




噢麦克法克油。



就这张脸,成不成年他都不知道,等会一个审判对未成年动手动脚下来他岂不是要凉。


【关于拆箱视频】

首先私心说句——爱丽手真的好好看。

  

粉丝们送的礼物真的有心,爱丽的手法也真的让我想到了大力出奇迹,刚开始我看他用美工刀拆的时候忍不住夸优美,后来当我没说吧,打扰了。

 
 

记得就是爱丽最慌看到的就是英语,以及拼图hhh

  

   
常见的是杯子和保温杯[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很多个杯子的爱丽],还有狗抱枕(我 抱 我 自 己)以及零食【胖十斤不存在的,要胖二十斤】,最暖的一刻就是爱丽说:“明天见。”  

 

   

——狗爱丽值得,明天见。

【蒹爱】你很好,我也不差

蒹葭x爱丽结局。上篇。

  

 

私设较多。

  

>>>>

 

   

   

-    “我和他的相遇,就像是上天注定,自以为可以胜利的人慷慨倒地。”

蒹葭遇到爱丽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对方压迫感极强的打法也让他无法忘怀,按照以往他并不可能秒倒的日常被对方打破,就像是蒹葭精心建立的城堡被对方一点一点地铲平,最后只留下他一个人自责。

 

对方开局便追上了他,他也知道,他只不过是对方的一个刷存在感的角色,迟早也要被送上椅子,可是他偏偏就是不服气地想用实力证明自己并不只是只能刷存在感是能够引起注意的,抽丝剥茧地把他的自尊摆在了台面,爱丽却一改从前的逼迫走位的方法,而是直接骗了香水之后闪现震慑,明晃晃的五台密码机再一次让蒹葭不知说些什么,直到手机里边的小人飞上天的时,他方才想了什么通通忘却,只能敲打着字和队友们道歉,结果自然是一败涂地,他也注意到了那个男孩。


>>>>

“对面是ALEX,我就不接单了。”


听到朋友无意地聊天中吹嘘着榜上的屠皇们,朋友有意无意地说起了如今的屠榜第一,蒹葭没忍住笑出了声


“还想不想上分了啊,还不接单。”


-   “你可是不知道,对方就像是野兽一样,把机子看成了自己的儿子一般,你才靠近他就将他的本性露出狠狠咬上你的喉咙,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和他打压力太大了,得不偿失。”

蒹葭若有所思起来,他甚至也觉得朋友说的在理,倒是好笑。

正值青春时,年少轻狂,少年埋着什么心事,以至于彻夜难眠。

想要争夺的心理。


>>>>


蒹葭之后碰到爱丽的排位上,就像是憋足了气一样地牵制,对方也不留余力地狂揍,有他溜爱丽的,也有爱丽让他秒倒的,想想就过于真实,蒹葭玩的倒算是多了几分趣味。


直到他们的比赛,他才真正体会到了,有的人天赋异禀,有的人注定挨打,他输得一塌糊涂却心服口服,对方的拉锯将他最后的不服气全部压了下去,那大概是所谓的,真正意义上的拉锯,他真的不如对方的强大,假如,只是有假如他能够再厉害一点说不定他们就会获胜,就算不获胜他也能多为队友牵制,这样他的过错或许就不会成为比赛的关键了,不知道该怎么做,想要逃跑的心理。

是他上一局骄傲了还是现在的他能力不足,他无能为力的回复,只能由衷地夸奖对方

 

“他好厉害,要是别的小丑已经撞上了。”

夸赞着,承认着,蒹葭看录屏听到对方夸他的话语,又见到了以往的太阳,相比于很多人来说,他或许真的没有多强大,可是他总有一天也能抢夺走对方更多的星星,看对方着急,看对方恼怒。

蒹葭,越来越狗的路上,越走越远。

  

>>>>

  

  

“爱丽,那个,自定义吗?”


要勇敢地迈出第一步,所以加上了好友在手机面前咽下了口水直到对方同意了好友方才松了口气,这次的蒹葭倒是没直播,而是私下戳了对方,爱丽也欣然接受,有人讨打,他又不是不喜欢。

  

蒹葭:我觉得我之后还能抢救一下。

>>>>

 

技术也不是一朝一夕便能练成,他们今天的单挑双方倒是长进了些意识,蒹葭懂了以后香水预判闪现回血,而爱丽却也玩起了不算擅长的杰克,蒹葭一开始还能得心应手的面对只有雾刃的杰克,直到雾刃中刀后加上香水加的二阶移速,他流泪,调香师没有香水是没有灵魂的香水,他倒地了,盯着屏幕前的人物,蒹葭再也没有想法按了投降,结算也就七十秒起步。

  

蒹葭也了解对方的技术,也就他玩调香师能够因为技能秀一波,若是玩上其他角色也不是秀不起,而是撑不住太久,调香师才是他所擅长的角色,他又何必去尝试自己不会的角色去与对方鸡蛋碰石头。

 

爱丽后来几局也有换过屠夫,他也就看着蒹葭一直选定的调香师,说老实话,如果是在排位他真的不是愿意追对方,光是那手神仙手速的回溯,就能跟他稳定周旋六十秒,他假如不能骗过香水趁机闪现估计就没有任何可犹豫的了,肯定会一分钟,对方的操作干净利落,而他的逼迫流也就是逼迫着对方一步步走向失败罢了,针锋相对的两个人偏偏就是在此杠上了,一旦爱丽上头爱丽就想念个佛经清净一下,有时候游戏真的能使一个人头脑发热,事情冲了头脑就更是无法清醒。

-    “爱丽,排位见。”

  

Tbc.